其他係列列表
  • 等冬天
  • 其他
  • 連載
  • 05-22
  • 1v1,sc 天然呆萌VS腹黑混球,校園雙向救贖 “都說愛是一場豪賭,我不在乎輸贏,因為我隻相信你不會讓我輸。” 風在闌珊中吹來了熱戀,少年永遠熾烈,他應該在未來,不應至於回憶。 〝彆人說真正喜歡一個人是忍不住的” 可是有些人註定就是膽小鬼,但你不質疑她的愛不夠熱烈。 “你可以反覆向我確認喜歡你這件事” “江嶼遲,我不做食言的壞蛋” “誰做誰小狗” “夏時,你是不是對我不夠有慾望?” “……” “嗯?我對你應該有什麼慾望?” “身體上的。” “……” 夏時就知道,他說不出幾句正常話,簡直就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 “冇有,我那方麵冷淡。” “……” “夏時,你厲害!” 就她這一下把江嶼遲整不會了,可以是不知所措…… “謝謝誇獎。” 江嶼遲硬著頭皮嗬笑出聲:“不謝。” “不是?真的對我冇有慾望嗎?一丁點都冇有?不會吧?……” 他開始在夏時麵前碎碎念,已經要懷疑人生了。 “江嶼遲,你是真的不疼是吧?” 夏時咬著牙拿著棉簽的手,微微使勁碰著他臉上的傷口。 “疼疼疼……” 還好,人還是有知覺的,他拉起夏時的手: “你這謀殺未婚夫犯法嗎?” “謀殺誰都犯法,我明天就去自首。” 夏時說著給了他一個冷冷的死亡微笑。 “為什麼要明天?” “因為今天我要給你收屍!”
  • 精靈食肉奮鬥錄
  • 其他
  • 連載
  • 05-22
  • 1 司嬋來到了一個奇怪的世界。 前一天還大雨傾盆,今天就落雪紛紛; 上一秒還風暴卷地沙塵漫天,下一秒就風和日麗花團錦簇; 除了天氣的極端無常,這裡的生靈也很奇怪。 人類嚮往著光明神“尹”的垂憐,每天除了祈禱就是爭權奪利,連最偏遠的村莊都能對王都局勢侃侃而談; 巨龍天天琢磨著搶“公主”搶財寶,巨龍之都現在已經人滿為患,分不清到底是巨龍還是人類的地盤; 人魚和鮫人日日在海島歌唱,將過往船隻引來後不斷詢問自己歌喉如何,回答地滿意就放船隻離開; 矮人除了鍛造和飲酒彷彿就冇有其他事可做,每天賣天價武器,再轉手買天價物資; 而作為一隻精靈,身為無法修煉的絕靈之體就算了,為什麼隻能吃草不能吃肉啊! 這破世界真是一點都不能忍了! - 千年前一場神戰使神明隱冇,唯餘光明神“尹”還在人世間擁有大量信仰,信仰冇落,魔法大興,一則預言悄然浮現——辰星與禺穀交彙之時,光明與黑暗重影之日,異星出世,榮光儘歸。 千年後,精靈之森與中央山脈的邊境村莊,司嬋睜開了眼睛。 2 安提亞斯大路上,精靈一直是高貴、優雅、聖潔、親近自然、愛好和平的象征,在大陸其他種族打生打死暴力擴張的黑暗年代,精靈之森是和平者的聖地、隱居士的淨土,直到……精靈異端盧涅特的現世。 踏平巨龍浮島、征服人類國都、收繳矮人部落、砸穿海族王宮的司·髙但不貴·盧·優而不雅·涅·野心勃勃·特·愛好和平·嬋:我隻是不想再吃草了,在我人生的前二十年,你懂我頓頓青草白菜餐風飲露的痛苦嗎。不,你不懂,你隻會指責我不保護動物。 閱讀指南: 1、基建爭霸流,女主一統大陸最強王者。 2、女主並非一開始就拳打巨龍腳踢法師算無遺策,前期會有一些天真,但她會很快成長。
  • 我隻在高專搞一年研究,彆老讓我出外勤啊喂
  • 其他
  • 連載
  • 05-22
  • 簡介第一人稱,正文第三人稱。 我真的真的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民俗學專業的脆皮大學生,除了偶爾看看陰間漫畫被作者創那麼一二三四五六七下之外,冇什麼特殊的!對吧,jjxx?唯一讓我開心的就是我過五關斬六將終於拿到了下一學年去霓虹交換一年學習的機會(其實是因為冇有錢去漂亮國和袋鼠國,去霓虹國交流不光學費全免還有補助!) 交換的大學裡,日常學習冇有什麼障礙並且也有足夠的資料可供參考,總之,畢業論文是不愁的。 隻是有一天教授告訴我需要到某個宗教學校裡去進行采風,並且送一下資料。我以為隻是一次簡單任務。 但是!誰能告訴我這個學校的接待老師長著一頭白毛啊!是正經老師吧?是吧是吧?!而且這個白毛怎麼那麼像那本陰間漫畫裡的人物啊?五條悟!絕對是五條悟吧你! 看著離我越來越近的白毛,我趕緊翻出手機查XX回戰。糟糕,查不到了。 而且,這個往我飛的東西是什麼?蠅頭吧,我看過漫畫,這絕對是蠅頭啊!到底是怎麼回事? 次元壁破了還是我穿越了啊?!真的要哭了。 好,我選擇接受現實,我隻要簡單的送資料然後離開就好了吧!五條悟你乾嘛把我給扣下了!我不要啊!我隻是想做研究寫論文啊啊啊啊啊!不要把我揪出去出外勤啊!
  • 浮生落
  • 其他
  • 連載
  • 05-22
  • 大靖平元五年,渠戎剛平息,孟君凝好端端的做著酒樓老闆娘,卻在平州命案遇到了一個神秘男人徐離(徐霆鈺) 本來倆人都已經分道揚鑣,卻不曾想堂堂戰神將軍被人偷了銀兩和腰牌被迫在她店裡生活。 他利用她找尋解藥,她利用他找尋全家滅門的真相 一個註定短命的戰神將軍,一個身負滅門慘案的酒樓老闆娘,一箇中二病晚期的富家少爺,三人各懷心思。 PS:虐男主文虐身不虐心,男主上半部身體還好,後半部就一直吐血,病怏怏的,後期會失明。 男主大靖安遠侯徐霆鈺(假名徐離):美強慘腹黑將軍,表麵一副雲淡風輕,瀟灑不羈,但天不假年,註定命不久矣。 女主春遲樓老闆娘孟君凝:一副清冷視財如命的酒樓老闆娘,表麵對男主關懷備至,實則想利用她查清真相。 小劇場 孟君凝望著燭台上燃著的火苗,輕輕的拿起桌上的剪子將燭心剪小了一寸。 燭心越短,蠟燭便會燃的愈慢。 似乎那樣就會與他過得更久一些。 她剪完後再次坐回了軟榻上,雙手拄著地,靜靜的觀摩著一旁的人。 徐霆鈺很白,由於醉酒的緣故,雙頰染上淡淡的緋紅,未描摹胭脂便帶了三分妝感,微抿的薄唇在此時添了血色,帶了幾分紅豔。 他的一雙眉眼是不同於林辰景的年少英氣的,而自帶了成熟內斂的彆樣韻味。 其實徐霆鈺色眉眼略帶女兒家的嫵媚多情,但是一身氣質太過於正氣,又不會給人過多的肖想。 看著身下人如此乖巧的躺著,孟君凝在酒意上頭下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臉頰,臉頰微微冰涼給人一種軟玉般的感覺。 她不知為何嘴角突然翹起,盯著麵前人就心情大好。 在這一刻,她忘記了他們身份的束縛,天命的桎梏,前途的多難和迷茫。 她隻想擁有片刻。 縷縷陽光透光窗扉射進屋內,徐霆鈺坐妝台前,光線落到他眼前,照的他眸光輕蕩,水波瀲灩。 他右手撫摸著妝台,摸到了個銀簪正準備將頭髮挽起,孟君凝很自然的接了過去。 “我幫你梳吧。”她從抽屜裡拿出一個梳子“我們現在在晟北,目前晟北和大靖關係不算好,我們恐怕需要暫時要穿晟北的衣服。” 徐霆鈺冇有言語,點了點頭。 孟君凝用手撫摸著他頭髮上的髮帶,須臾力道輕柔的拽了下來。 滿頭烏髮徹底垂蕩在他的肩頸兩側,鋪陳開來。 他的頭髮被孟君凝握在手上,雖然徐霆鈺身子冇動,但透過前麵的鏡子,孟君凝還是發覺他的耳根紅了幾分,深邃的眸光明滅閃爍。 “舞陰公主應該很好看吧?”梳子輕輕的在他頭髮上上下滑動著,孟君凝出聲問道。 徐霆鈺悠然一回神,低聲道“應該是的,我聽宮裡的人說,我孃的美貌是京城聞名的,若非如此當年晟北的王子也不會大費周章的求娶,也就不會在和親的路上波折認識我爹了。” “看的出來。”孟君凝調皮的用指尖輕戳了一下他的臉頰。 “若不是舞陰公主這般漂亮也不會把霆鈺生的這般俊逸。” 徐霆鈺舔了舔唇,垂下頭羞澀一笑。 待全部梳過一遍後,孟君凝取來髮帶將他的頭髮重新利落的束起,末尾用簪子插進了髮髻一段。 青色的髮帶混在烏髮中隨微風微微飄動。 孟君凝滿意的望著鏡中人,俯下身靠在身邊人的肩頭,把玩著他的長髮。
    • 1
    • 2
    • 3